歡迎訪問安康市發展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官網! 今天是:
搜索:
聯系我們 |  留言反饋  
行業資訊

ANBOUND-每日金融第5051期

來源: 作者: 發布日期:2019-09-04 09:54:24
〖分析專欄〗
【宏觀政策面臨階段性調整】
隨著上半年中國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國內債務問題風險不斷暴露,伴隨結構調整而來的“陣痛”越來越強烈,再加上美國發起的貿易摩擦不斷蔓延,為今年中國經濟增加了新的不確定性。下半年的宏觀政策將如何應對?中國面臨著不小的挑戰。
迄今為止,中央并未改變宏觀政策的基調,仍然堅持“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和“積極的財政政策”。不過,如果經濟政策不隨著形勢的變化而調整,那將是一種僵化的政策。如果未來經濟下行壓力繼續增大,宏觀政策的執行尺度應該有所轉變,甚至政策方向也應該保留調整的可能。當然,政策調整首先要源于對形勢變化的認識和對問題的承認。
值得注意的是,宏觀經濟部門已經開始探討這種變化。中國人民銀行調查統計司司長阮健弘日前發表署名文章稱,中國的杠桿率已經有明顯下降,中國已進入“穩杠桿”的階段。文章稱,自2017年以來,中國的宏觀杠桿率上升趨勢明顯放緩,其中2017年杠桿率比2016年高2.4個百分點,增幅較2012年至2016年杠桿率年均增幅低10.9個百分點。2018年首季杠桿率比去年高0.7個百分點,增幅比去年同期收窄1.7個百分點。阮健弘認為,杠桿趨穩一方面是企業、財政和居民收入保持較快增長,有助于消化現存債務;另一方面是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以及加強金融監管效果有效,債務增長明顯減少。
跟蹤形勢變化可以發現,在中央去年底明確今年將繼續“去杠桿”、防止重大風險發生的背景下,央行官員明確提出中國進入“穩杠桿”的新判斷,這實際上暗示了宏觀政策上可能出現一個重要的轉變。雖然它并不一定代表政策出現反轉,但意味著以緊縮為主的調控政策,到了需要階段性調整的時候。在“穩杠桿”之下,經濟政策應該如何調整?在政策上有哪些新的考慮?都是很有想像空間的。
無獨有偶,在央行官員提出“去杠桿”進入“穩杠桿”階段之后,《人民日報》也高調分析這種階段性的變化。《人民日報》分析認為,中國的總體杠桿與杠桿結構都出現了好的轉變。如2017年杠桿率增幅比2012—2016年杠桿率年均增幅低10.9個百分點;今年一季度杠桿率增幅比去年同期收窄1.1個百分點。
從杠桿結構來看,也呈現優化態勢:(1)企業部門杠桿率下降,國有企業資產負債率回落。2017年企業部門杠桿率比2016年小幅下降1.4個百分點,2011年以來首次出現凈下降。其中,資產負債率較高的國企的資產負債率明顯回落。(2)住戶部門杠桿率上升速率邊際放緩,債務安全性可控。截至今年5月末,居民貸款增速連續13個月回落,從2017年4月的峰值24.7%降至今年5月的19.3%。2017年末,我國住戶部門貸款/存款為62.1%,存款完全可以覆蓋居民債務。2017年末,我國住房貸款余額僅占抵押物價值的58.3%,住房貸款平均合同期限為272個月,流動性風險可控。(3)政府部門杠桿率持續回落。2017年政府部門杠桿率比2016年低0.4個百分點,連續3年回落,今年一季度進一步回落0.7個百分點。其中,中央政府杠桿率2017年為16.4%,比上年高0.3個百分點;地方政府杠桿率2017年為19.9%,比上年低0.7個百分點。
在我們看來,央行和《人民日報》引用眾多數據是為了說明一點:去杠桿已經取得了成效,當前經濟的主要矛盾已經轉化,從緩解高杠桿風險轉向防止經濟發展不足的風險。如果確認下半年面臨的形勢與上半年和去年不同,那么,宏觀政策及其執行就需要有所改變。我們注意到,今天(7月23日)舉行的國務院常務會議已經開始布置相應的政策調整。
李克強總理主持的此次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幾點重要的調整:一是積極的財政政策要更加積極。聚焦減稅降費,在確保全年減輕市場主體稅費負擔1.1萬億元以上的基礎上,將企業研發費用加計扣除比例提高到75%的政策由科技型中小企業擴大至所有企業,初步測算全年可減稅650億元。加快今年1.35萬億元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發行和使用進度。二是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松緊適度。保持適度的社會融資規模和流動性合理充裕,疏通貨幣信貸政策傳導機制。三是加快國家融資擔保基金出資到位,努力實現每年新增支持15萬家(次)小微企業和1400億元貸款目標。四是堅決出清“僵尸企業”,減少無效資金占用。
最終分析結論(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
層層遞進的政策變化顯示,此前以緊縮為主的宏觀政策暫時告一段落,而以穩定增長、活躍市場、促進內需、集聚社會資源加大投資為目標的各種政策微調,將會逐步出臺、落地,并付諸實施。
 
〖優選信息〗
【形勢要點:銀保監會將設27部門,縮減20%人員】
整合后的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下稱“銀保監會”)掛牌三個月后,業內廣為關注的“三定”方案有望于近期發布。據《財經》報道,經過多輪協商之后,整合后的銀保監會將形成27個內設部門,形成“26+1”,即26個職能部門和機關黨委。其中,涉及新增、分拆、撤銷、合并與保留等多種處置方式。在整合之前,原銀監會共設有24個內設實職部門,原保監會則有15個內設實職部門。在整合后的27個部門中,既有新設,也有合并,亦有撤銷,而獲保留的則占多數。銀保監會將新設兩個部門,一個是重大風險與案件處置辦/局,另一個是股權與公司治理部。這是值得關注的兩個新設部門。“合并+拆分”兩個部門,即分設稽查一部和稽查二部,原銀監會現場檢查局的銀行部分劃入稽查一部;原現場檢查局的非銀部份與原保監會稽查局合并,劃入稽查二部。保留14個部門,主要是兩會的主要業務部門,其中,原銀監會保留10個部門,即國有控股大型商業銀行監管部、政策性銀行監管部、全國性股份制商業銀行監管部、城市商業銀行監管部、農村中小金融機構監管部、信托監管部、非銀行金融機構監管部、普惠金融部、業務創新監管協作部和處置非法集資辦公室;原保監會則保留人身險監管部、財產保險監管部、保險中介監管部和保險資金運用監管部等四個部門。根據金融體制改革方案,原銀、保監會的重要性法律法規草案和審慎監管基本制度的職責劃入中國人民銀行。原屬兩會的這項功能劃歸央行,但相關部門人員不作分流。據了解,部門負責人和各局負責人的調整,有可能實行“全體起立”的方式,即根據“選好配強干部”的原則,全部重新進行安排。目前,銀監會系統包括銀監會機關27個內設部門、36個銀監局、306個銀監分局、1730個監管辦事處,另設北戴河、沈陽、順德、廊坊4個培訓中心。保監會有15個內設部門和2個直屬事業單位,設有36個省(區、直轄市和計劃單列市)級保監局,以及蘇州、煙臺、汕頭、溫州、唐山等五個地市級保監分局。整個銀監系統超過2.3萬人,會機關約650人。保監系統約3000人,會機關約400人。整合后的會機關人員編制可能將縮減20%左右。
【形勢要點:中國無現金革命留下懸而未決的大問題】
中國的移動支付革命無論是速度還是規模都令人驚嘆。僅僅五年時間,它就改變了中國城市的日常生活,也為中國龐大的金融科技產業奠定了基礎,據艾瑞咨詢(IRESEARCH)的數據,該行業去年產生了6540億元人民幣(合980億美元)的收入。去年,中國移動支付的交易額超過了VISA和萬事達的全球總額。根據普華永道(PWC)的研究,2017年全球有近一半的數字支付都發生在中國。這一轉型是由千禧一代帶動的,他們是移動支付的早期使用者,但它迅速在各年齡段中傳播開來。千禧一代的父母——40歲至60歲人群——已經適應了移動支付,特別是在大城市,盡管他們用的功能一般較少。只有年長人士才會隨身攜帶現金。益普索(IPSOS)的一項調查顯示,90后人均攜帶現金為172元人民幣(合26美元),而60后為557元人民幣。中國的革命留下了一個懸而未決的大問題。全球數據監管機構將如何應對金融科技公司的崛起?這些公司可以跟蹤個人生活中的每一個商業決策,正如它們在中國已經做的那樣。這對消費者來說也是一個問題。數據積累的規模超出了人們的想象,盡管擔心隱私,但移動支付太方便了,無法棄之不用。但人們也對這條路可能通向何方保持警惕:不知道是在為自己打造一個未來主義社會,還是給自己造一個籠子?
【形勢要點:目前貨幣、財政政策確實存在調整壓力】
最近央行與財政部的互懟受到市場關注。海通證券姜超團隊認為,真正該做的不是央行放水,而是財政減稅。但客觀來說,目前的政策確實存在調整壓力,主要來自于兩個方面:一是經濟增長下行。2季度GDP增速降至6.7%,在過去10年當中僅高于金融危機時09年1季度6.4%的增速。其中代表外需的出口增速從17.6%降至12.3%,內需中的投資增速從7.6%降至5.2%,消費增速從9.8%降至9%。從生產法來看,2季度工業明顯減速,而服務業增速居然有所反彈。但是服務業的回升主要歸功于交運倉儲、信息服務和金融服務業。但金融業增速的回升有點不合邏輯,明顯到處都缺錢啊,貨幣和融資增速都在大幅下降。這其實說明目前除了部分新經濟還在增長,大部分靠貨幣驅動的傳統經濟都在減速。二是債務違約激增。到目前為止債市新增13個違約主體,而17年全年只有12個違約主體,違約主體數量測算的信用債邊際違約率為0.5%,遠高于去年的0.29%。截止目前債市違約未兌付的本金大約800億,占17萬億信用債存量的比重也約在0.5%。從違約企業類型來看,只有7%是地方國企,而民營企業比例高達74%,其余19%的合資企業其實也是民營企業。而從P2P行業來看,6、7兩月爆雷的平臺超過100家,多分布在江浙滬地區,后蔓延至北京和深圳,其中不乏累計成交額超百億的平臺。集中式的爆雷也引發市場廣泛關注。
【形勢要點:技術進步有可能破解涉農金服困局】
很長時間以來,中西部縣域經濟散落著的長尾客群,在行業人士眼中有貸款不良率和服務成本雙高的印象。不少人士認為,資金下鄉更多是個公益性導向、市場化動力不足。但是,隨著智能手機普及、金融科技發展,帶來了保本微利、可持續的數字普惠金融模式,涉農金融也吸引了更多資金下鄉,拓展零售業務。以河南縣域的農業金融項目為例。在河南漯河市舞陽縣,有一項“香菇脫貧”的特色惠農貸款:400家貧困戶、戶均貸款5萬元、合計2000萬元,0不良、0逾期,全部回款。在具體操作中,舞陽縣政府設立風險補償金進行增信,本土龍頭企業河南華寶農業在5個鄉鎮建設大棚設立9個食用菌(香菇)基地,中原銀行對符合授信條件的當地建檔立卡貧困戶戶均貸款5萬元,以購買該公司的香菇基袋生產。華寶公司提供日常培訓指導貧困戶香菇種植、并簽訂統一保底回購協議,貧困戶獲取穩定收益、按期還款。類似的模式還出現在河南多個縣鄉的大棚產品貸款、農村婦女貸款、光伏發電貸款項目上。事實上,上述模式并不新穎,但在移動技術推進下,目標客戶數據的獲取成本大大降低,有效壓縮了涉農金服業務的執行成本。最基礎的比如中原銀行綜合金融服務上網的惠農APP、農信互聯推動的農業電商APP智農通,用戶可以培養線上支付習慣,一筆線上交易訂單匹配一個資金流,數據真實。對此,業內人士表示,“可以清楚的知道他們從哪里買了什么、花了多少錢,更加標準化的金融數據積累下來了。”“只要客群識別相對準確,5萬元以下的小額貸款,基本不存在還不上。”例如,北京農信互聯科技有限公司依托龍頭農企大北農集團,在全國多地農村開展涉農金融綜合業務。2017年該公司信貸余額10多個億,放款額快速放量至近200億,但整體不良率在1%以內,而國內大行一般在1.5%以上。
【形勢要點:養老目標基金的發行規模可能會受限】
養老目標基金隨時可能會獲批。多位基金公司人士表示,養老目標基金的落地已越來越近。據業內人士介紹,有望首批拿到批文的基金公司都在為最終獲批積極“備戰”。有消息稱,目前獲批已大致可以確定,但由于養老目標基金涉及財政部、稅務總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銀保監會、證監會等部委,需要相關部門全部最終“敲定”,時間上可能要長一些。不少基金公司人士表達了對于產品發行的憂慮。“當前基金發行市場相當低迷。”有業內人士認為,一方面是因為權益類市撤境持續低迷,另一方面,此前基金大規模發行對新基金發行市場形成“抽血”。此次業內普遍預計會有大約10只養老目標基金同時獲批,發行的競爭壓力將會很大。有業內人士表示,對于公募基金而言,養老目標基金在沒有稅收優惠支持的情況下,其實質與具有一定長期投資屬性的三年定開型基金差別并不是很大。在特色賣點不足的情況下,養老目標基金的發行規模可能會受到相當大的限制。有基金經理預計,國內的養老目標基金將經歷較長時間的穩定期甚至低迷期,直到養老目標基金的價值被社會普遍認可時,才會迎來爆發式的大增長。現在業內做的事情是為未來的發展鋪路。
【形勢要點:理財投資已成為上市公司的重要利潤來源】
7月22日,假疫苗事件刷屏朋友圈,繼2016年山東疫苗造假事件之后,再一次引發公眾的恐慌和憤怒。其始作俑者是國內狂犬疫苗第二大生產企業長生生物,其借殼上市不滿三年就驚爆黑天鵝。根據長生生物2017年財報,其銷售費用達5.83億元,比上年增加了152%,解釋是“主要系營銷模式受疫苗流通條例影響推廣費、市場服務費、會議費和運輸費增加所致”。同時,長春長生投資7.5億元的狂苗和水痘技改車間原定于2018年底完工,技改完成后,該公司狂苗年產量將達到1000萬人份。與高企的銷售費用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針對疫苗的研發費用相形見絀。2017年,長生生物投入的研發費用僅為1.22億元,但相比2016年4336.60萬元,已經同比增長182.01%。2016、2017年,其研發投入占營收收入的比例分別為4.26%、7.87%。同樣以疫苗為主營業務的上市公司天壇生物2017年報顯示,其年度營業收入17.65億元,而銷售費用為1億元,研發費用為1.42億元。相比之下,長生生物銷售費用明顯高于同行,而研發投入則比較吝嗇。同時,2017-2018年間,長生生物曾發布10多條閑置多余資產管理公告,前后涉及金額超過50億。年報顯示,僅用于購買理財產品的金額就達到20億元。其實,這類上市公司在國內還有不少,不專注于主業,熱衷于投資理財,大玩資本游戲。據wind統計,2017年共有1221家上市公司有過用閑置資金購買理財產品的行為,涉及理財產品個數17164個,涉及金額1.35萬億,其中有1099家公司購買金額甚至超過億元。其中,單個上市公司購買理財金額最多的更是達到了近260億元之巨。而他們的理財收入已成利潤的重要來源,對此,著名經濟學家宋清輝認為,一家上市企業之所以會買這么多的理財產品,看重的無外乎是理財產品收益較穩定,而這從側面反映出,公司主業增長空間或有限。“若上市公司置主業于不顧,只想著理財產品的固定收益率,說明公司對所屬的行業或其自身發展‘錢景’不樂觀”。
【形勢要點:金融機構對信用債“厭惡情緒”表現明顯】
今天(7月23日),央行開展5020億元一年期中期借貸便利(MLF)操作,利率3.30%與上次持平。今日有1700億元7天逆回購到期,凈投放流動性3320億元。今年6月,央行兩度開展MLF操作,累計投放4035億元。此前7月13日,央行已經續作1885億元MLF。對此,多家機構分析認為,隨著MLF資金的到位,后續中低評級信用債的需求有望顯著上升,從而帶動中低評級信用債的回暖。不過,具體的市場操作可能會與此不太一致,機構到底會如何配置MLF額度呢?對此,一位銀行資深資管人士表示,“我們接到了央行的窗口指導,幾十億額度確實用掉了。但其配置的不是所謂中低等級信用債,還是投到了城投居多。”“我們也得考慮我們掙錢,那至少不虧錢。不能因為窗口指導,就去買垃圾債,去買一個民營企業我們完全不認可的債務。”他表示,在當前情況下,銀行大規模的配置債券的可能性不大。“特別是AA以下等級的債,公開評級和我們內部的評級還是有差距的。我們當然會看公開評級,但更多的是根據我們的內部評級,特別像現在這樣一個情況下會更加的謹慎。”由此可見,近兩年多以來,去杠桿力度已對資金市場的取向產生限制作用,金融機構已對信用債市場產生“厭惡情緒”,這其實是去杠桿階段性成果。不過同樣在今日,《人民日報》頭版報道:去杠桿初見成效,我國進入穩杠桿階段。去年以來,我國宏觀杠桿率上升勢頭明顯放緩。2017年杠桿率增幅比2012—2016年杠桿率年均增幅低10.9個百分點。今年一季度杠桿率增幅比去年同期收窄1.1個百分點。這或許是宏觀政策要進行調整的一個重要信號。央行官員最近寫過文章談從去杠桿轉向穩杠桿的問題,安邦簡報此前也曾經寫過,這或許可以看成是政策要階段性轉向。
【形勢要點:股指期貨交易即將恢復常態化】
股指期貨即將恢復常態化。監管部門領導7月23日上午在2018年第一期期貨公司董事長、總經理培訓班上透露,股指期貨交易即將恢復常態化,各家期貨公司可以進行相關準備工作。不過,該知情人士稱,監管部門并未提及明確時間表。股指期貨交易受限,還要回溯到2015年年中的股市異常波動時期。中國金融期貨交易所宣布了一系列的收緊舉措。2015年9月2日晚間,中金所宣布,自2015年9月7日起,將期指非套保持倉保證金提高至40%,平倉手續費提高至萬分之23,也就是整整上調了20倍。同時,非套期保值客戶的單個產品單日開倉交易量超過10手,就認定為異常交易行為。在這樣的限制下,股指期貨市場流動性驟然下跌,也因此出現了多起因流動性匱乏導致的“烏龍指”事件。在市場人士的多番呼吁下,股指期貨終于在2017年迎來了兩次松綁。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來,監管層也曾公開提到股指期貨交易。6月14日,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在出席“2018陸家嘴論壇”期間提到,將創造條件允許境外投資者參與股指期貨。而在此前的5月30日上午,中金所董事長胡政在第十五屆上海衍生品市場論壇上也介紹了股指期貨市場的現狀和發展計劃。
【市場:花旗預計未來十年銅價將會爆發上漲】
雖然全球經濟轉弱,銅價近期小幅震蕩下滑,但市場看好銅價的下一個“黃金十年”。花旗銀行在研報中稱,過去6周由于多國受到特朗普貿易政策影響銅價下跌,但近期下跌不失為一個長期的買入時機。花旗分析師Max Layton和Tracy Liao認為,銅價未來十年將爆發。正常情況下,預計2022年銅噸價達到8000美元,2028年超過9000美元。花旗還在報告中指出,長期來看銅礦開采難度增大、開采花費越來越高,導致銅價上漲。銅將跑贏其他商品,因為銅的供應增加正在放緩。值得一提的是,中國是銅需求大國,直接影響全球銅的走勢預測。WBMS數據顯示,2018年1-4月全球銅消費量為799萬噸,2017年同期為764萬噸。1-4月中國銅需求預計為426.2萬噸,較去年總量高出17%,占到全球需求總量的逾53%。這里需要指出的是,銅跟經濟周期關聯度較強,跟投資、制造業密切相關,中國今年對銅需求的增加是否代表著新一輪的基建投資?這值得持續跟蹤。除了“中國需求”之外,市場還認為,新能源相關行業的市場增量可促進全球銅的需求。彭博研究預計,2030年新能源和電動汽車將創造主要的銅需求增量,到時銅需求的年均增速為2.7%。今年6月,西班牙礦業巨頭力拓公司因無法自主開發大型的銅礦項目,正籌劃收購銅礦資源,力拓預計未來電動汽車和可再生能源行業都將需要大量的銅供應。不過市場還是無法忽視貿易戰對銅價的可能打擊。花旗認為,在悲觀預期下,也就是如果貿易戰充分顯示其影響,銅價在還未提振時就會下跌。
【市場:不少企業在環保型PPP項目中被套】
紅極一時的環保行業,如今正遭遇資本嚴冬,彼時的高杠桿擴張,此時卻成為了企業發展的絆腳石。日前,在全國工商聯環境商會舉辦的“2018中國環境產業高峰論壇”上,原本安排的對話主題是“產業的重任與擔當——打贏污染防治攻堅戰”,但是,對話嘉賓卻將話題“引偏”了,直接談起了環保企業遭遇的融資困難、債務違約等問題,立即引發共鳴,整個分論壇的討論主題也轉向了環保企業融資難等問題。實際上,從PPP項目單體投資規模快速增大,到今年以來遭遇的融資難,再到債務到期無力償還而出現債務違約,圍繞著現金流,形成了一系列的問題。經梳理發現,在2017年環保企業中標PPP項目業績排名的前15位中,至少有5家企業將在今年迎來一輪還債期。對此,多位環保業內人士表示,前期拿PPP項目比較“猛”的一些環保民營企業正面臨巨大的資金壓力,在國家大力去杠桿,融資難度加大的背景下,一些企業已經與資金充裕的央企、國企洽談,計劃變賣項目資產,甚至是公司股份。事實上,環保類PPP項目此前一直是各地政府所大力推動的投資項目,并且很多都保證了項目遠期收益。而參與項目的企業除了相信項目外,也同樣看重這背后政府的“擔保”作用。不過在政策、資金等大環境的改變下,后續資金補給被切斷,已進入企業現在紛紛“被套”。換句不太恰當的說法,現在“割韭菜”不僅僅局限于股民,還有最近業績虧損的外資機構,以及正在參與中的環保型PPP項目企業。
隨著貿易摩擦的升級,作為全球最大航運公司的航運巨頭馬士基也成為了對沖基金攻擊的目標。根據此前的預計,今年九月,空頭頭寸僅占這家丹麥航運公司股票的0.8%。但IHS MARKIT最新數據顯示,馬士基的空頭頭寸已經躍升至股本的6%,這也是有史以來的最高水平。JEFFERIES分析師DAVID KERSTENS在接受彭博電話采訪時表示,“由于美國對中國進口產品征收關稅,這對今年剩余時間內集裝箱運費需求的發展產生了很大的不確定性……顯然,貿易戰勢態的升級,進一步影響了跨太平洋貿易往來的風險。”今年以來,馬士基股價整體呈下跌趨勢,與一年前相比,其股價已下跌37%,市值更是蒸發近三分之一。華爾街見聞在此前的文章中曾提到,分析師普遍削減對馬士基的股價展望。新加坡研究機構CRUCIAL PERSPECTIVE的首席執行官兼創始人CORRINE PNG認為,馬士基的估值可能會在未來幾個月內降至低谷,投資者會避免航運股,除非更多過剩產能被淘汰。此外,路透曾評論稱,因供應過剩,全球集裝箱航運業陷入了長達十年的低谷,各大航運公司紛紛尋求合作,共同對抗低迷市況。馬士基是全球最大的集裝箱航運公司,總部位于丹麥哥本哈根,雇傭員工人數超過11萬,并控制著全世界五分之一的集裝箱船隊,并且每年運輸的貨物價值高達4萬億美元。
【市場:外資機構漸成中國國債活躍玩家】
有外資感慨,“中國國債的頭寸變動,已經成為時下國際投資者之間交流最多的話題。”中央結算公司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6月底,境外機構持有9152.57億元中國國債,同比翻了一番。在過去的半年內國債收益率迅速下行,十年期國債年初一度觸及4%的高點,而截至本周已經下行至3.51%,“聰明錢”的價值發現功能已經初現。事實上,不僅是中國國債,外資對中國商業銀行發行的同業存單也非常青睞,截至6月底,境外機構持有中國同業存單2038億元,這一數字為去年同期的8.74倍。近日,在中央結算公司舉辦的“2018年債券年會”上,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余永定表示,從理論上而言,外資進入中國市場,可能帶來的最大影響就是“價值發現”,也就說如果外資機構集中投資某種產品可能會給境內的投資者帶來某種啟示。某機構亞太主權債投資主管表示,2018年上半年,包括他們在內的大部分國際投資者對中國債券都有所增持。上海市金融辦市場處副處長曹艷文在2018年債券年會上表示,過去十幾年來債券市場對外開放的步伐一直沒有停下,這從幾個維度可以看出。從發行人的角度來看,從最初只是針對國際開發機構,現在境外非金融企業、境外商業銀行、外國政府、國際性金融組織都已經成功在國內發行了人民幣債券。從投資者角度來說,從最早的三類機構逐步擴展到所有的合格的境外投資者,而且整體投資額度也逐步放寬。從開放產品范圍來看,從最早的債券現券已經擴展到債券的回購、債券借貸、利率互換、發行認購,這個范圍和品種也不斷拓寬。從開放的渠道來看,債券市場對外開放的渠道也非常豐富。有外資表示,包括目前體量最大的就是通過境外機構直聯開戶的模式,以及去年推出的債券通。另外,目前正在嘗試的自貿區債券發行也是對外開放的新路程的一種探索。外資在投資中國債券時,主要通過CIBM(中國銀行間債券市場)這一渠道。
【形勢要點:G20會議各國小心翼翼應對“貨幣戰”話題】
在美國總統特朗普指責中國操縱匯率,讓人民幣像“石頭一樣墜落”引發市場擔心貨幣戰爭之后,美國財長姆努欽隨后安撫市場,稱不會有貨幣戰。當被問及中國是否可能在持續升溫的中美貿易戰中利用匯率作為武器,姆努欽回應說:“我不會說那是不是武器,但人民幣貶值顯然為中國創造了不公平的優勢……我們將非常仔細地評估他們是否操縱了匯率。”在去年的《國際經濟和匯率政策報告》中,美國財政部并未對包括中國在內的任何一個貿易伙伴國貼上“匯率操縱國”的標簽。值得注意的是,在本次G20公報中,各國只是簡單地表示“同意維持3月的匯率承諾”。而上一份公報中,各國同意“將避免競爭性貶值,也不會為了競爭目的而瞄準我們的匯率”。值得注意的是,對于美國總統特朗普關于其他國家操縱匯率的說法,惹來多國的不滿。德國財長肖爾茨(Olaf Scholz)明言,不同意特朗普對歐盟操控匯率的指控,并指歐盟實行非常理智的措施,而不是通過操控匯率水平,人為地創造經濟成果。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更稱,美國利率上揚及美元走強,均是反映美國經濟穩健的現象,而對美國及全球經濟而言,這并非負面的現象。日本財務省官員則向路透社表示,雖然美國今年針對的目標是中國及歐洲央行,但考慮到美方用詞,日本需要同樣小心。他表示,這顯示日本央行可能再次向外澄清,日本央行內部討論貨幣政策的目標絕非針對匯率。
【形勢要點:市場人士預期貿易摩擦將引發企業違約潮】
對于正在惡化的中美貿易摩擦,投資家羅杰斯表示,歷史上從來沒有任何一方可以贏得貿易戰,不幸的是,特朗普似乎并不清楚,“或者他知道后果,但他可能以為自己比歷史上的決策者來得聰明,他認為自己可輕而易舉地贏得貿易戰”。更有甚者,特朗普目前的團隊中也持相同的想法,他們也的確掌握著“開戰”的權力。但實際情況并不會如他們所想的那樣發展。羅杰斯認為,如果中美貿易摩擦進一步惡化,包括中國在內,最終所有參與者都會倒下,中國將會出現大量企業破產違約,特別是那些與西方有密切業務往來和債務沉重的企業將會受到沖擊。同時,中國監管部門似乎有容許更多違約的跡象。羅杰斯表示,衷心希望中國可以貫徹執行,這對中國以至全球都是好事。但中國將出現的破產違約潮將會震驚市場,“雖然我已有所預期,但相信到時候仍會被嚇一跳,這也將會令許多投資者恐懼。”不過,風雨過后總會有陽光,在貿易摩擦后的“重建”過程中,中國或許會更加強大,“中國的形勢可能會相對比美國更佳,因為美國的債務負擔相當沉重”。對于貿易摩擦的后續發展,羅杰斯估計會在企業破產違約和熊市的襯托下落幕,“接下來的熊市將會是有生以來最為慘烈的”。
【形勢要點:全球債券投資者面臨流動性萎縮困境】
當下,全球很多債券交易都越來越難做了。在這背后,是大范圍的流動性減少。交易平臺MARKETAXESS的數據顯示,在歐洲企業債及新興市場國債和企業債市場上,用于衡量市場流動性緊張程度的債券買賣價差的中間值今年出現了明顯擴大。歐洲垃圾債的買賣價差今年大漲24%,投資級企業債買賣價差也在擴大。由于美聯儲持續加息、逐步朝著正常化貨幣政策回歸,歐洲央行計劃年底前終止實施國債購買政策,以及中國央行的去杠桿政策,全球流動性整體上呈現減少趨勢。有市場機構表示,自從5月份以來,流動性就變糟糕了,現在的情況依然不佳。流動性趨緊造成交易難度增加,成本攀升。華爾街日報稱,債券交易員們撤出了部分債券倉位,轉向其他資產,使得一些債券衍生品交易出現增長態勢。同時,全球主要國債收益率平坦化的趨勢在擠壓銀行的利潤空間,從而刺激流動性減少。畢竟,對于銀行而言,在接受壓力測試之際向市場提供充足的流動性并不符合他們的最佳利益。流動性降低迫使銀行減少了冒險行為,從而令他們降低了企業債等風險資產倉位。
【形勢要點:亞洲一些貨幣出現補跌趨勢】
人民幣近一個半月的走低,令亞洲匯市也出現了一些轉向。自6月13日美聯儲再次加息以來,美元指數的波動實際上并不大,始終未能有效突破95。人民幣在此時開啟了補跌,上周跌破6.8,而一些亞洲貨幣在美元沒有明顯走高的情況下,也出現了相仿的跌幅。韓元、臺幣、新加坡元甚至日元等前期頂住了強勢美元壓力的貨幣,目前似乎已經開始出現同樣的補跌勢頭。日元也是近來疲弱的亞洲貨幣之一。盡管此前面對美元升值時表現出了一定的避險韌性,日元自7月11日以來加速貶值,美元/日元一度升破113,其后才受特朗普抨擊強勢美元的影響有所回落。匯率已經不僅僅是匯率,它代表了投資者對經濟風險的預期。亞洲大型經濟體在很大程度上同甘共苦。日本、韓國或是臺灣均嚴重依賴全球貿易,尤其是中美之間的中轉貿易,而澳大利亞的商品出口,和中國的需求息息相關。英國《金融時報》援引歐洲資管公司AMUNDI外匯主管JAMES KWOK的觀點稱,考慮到中國在亞洲范圍內的經濟地位,人民幣作為亞洲貨幣重要的支柱,正在影響著一眾貨幣的走勢。人民幣貶值后,與中國存在出口貿易競爭的國家,也會處在被動地位。人民幣最近的貶值不僅僅是對美元,CFETS指數6月中旬以來急速下挫,目前已經從前期高位的97.85,跌超4%至93.78。
 


地址:陜西省安康市高新區安康大道創業大廈B座10樓
電話:0915-2112558      郵箱:[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安康市發展投資集團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18 www.lugwaj.icu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支持:安康易捷網絡 (400-0915-909)安康富硒茶
發展投資集團微信
当主播订阅赚钱吗